主頁 > 遊戲測評 >

《連環清道夫》鮮游評測7.8分:體驗吸塵器劃過

2022-09-23 00:00 瀏覽:

前言

2022年的《連環清道夫》是2017年《連環清潔工》的續作——雖然從中文標題看不出區別,但英文標題還是略有不同:第一部《連環清潔工》的英文名為Serial Cleaner,第二部加了個復數形式,叫Serial Cleaners。由此可見,在新作中,擔當清道夫職責的人數增加了。

* 更多游戲評測 → 點擊前往>> 17173鮮游評測站 <<

說實話,《連環清潔工》這樣的獨立小游戲在時隔多年后還能推出續作,屬實在我們意料之外。大廠的3A作品,有大量預算圍繞一個IP進行制作和營銷,《連環清道夫》顯然不屬于此列。但它通過一個有趣的題材、一個富有創造力的游戲玩法和一套風格獨特的視覺效果的組合,以小博大撬動市場的成功,也為自己博得出續作的機會。

各顯神通

游戲從一段有點溫馨的劇情開始:1999年,人們在希冀新世紀和懼怕千年蟲的復雜情緒中迎接新年,四個清道夫成員聚在一起回憶他們過去的工作,重溫他們的冒險。

充滿了千禧年風味

如果說前一部作品是鮑勃在美國上世紀70年代獨自干“臟活”的歷險,那么這一部《連環清道夫》就成為包括鮑勃在內的四位“清道夫”在90年代的紐約各顯神通的故事合集。鮑勃、瘋子,勒提和毒蛇四人有著不同側重的技能,雖然干的都是清理犯罪現場、毀尸滅跡的活兒,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處理方式,讓游戲的玩法變得更加豐富起來——在第一部的中后期,雷同的玩法多少讓人有點感到乏味。

將故事舞臺搬至上世紀90年代的紐約是有道理可循的:在現實世界中,

1995年的11月26日,紐約市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兇殺案,時年50歲的地鐵職員Harry Kaufman在他工作的票亭里被投擲可燃液體點燃,最終因嚴重燒傷不治身亡。這只是20世紀90年代紐約治安極其糟糕的一個縮影,從80年代到90年代這一段時間里,紐約這個表面光彩奪目的城市一度成為了罪惡之都,政府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金錢治理糟糕的社會治安環境,這也為游戲的背景設置奠定了現實基礎。

游戲的玩法和前作總體一致:在不同的犯罪現場避開條子、收拾殘局,確保執法部門找不到尸體、血跡和其他任何證據。相比前作,即使玩法的底層機制保持不變,仍能保持長久的新鮮感,四個角色各自的獨特能力為玩法增加了變數,再加上地圖設計的復雜性和處理手段的非唯一性,最大限度保證了流程的變數和新鮮感。

用四人聚會倒敘的形式將各個人物和關卡串聯起來,有設計感的敘事技巧

《連環清道夫》在人物塑造上發力,四個人的形象變得豐滿,比如你會知道鮑勃實際上是一個媽寶男,還會知道瘋子不堪回首的過往和他不為人知的鐵漢柔情。

在“戰場”上,他們又有著不同的套路:鮑勃包裹起尸體來有一套,讓場所干凈又衛生,還喜歡在血跡上滑行,享受非一般的感覺;毒蛇是一個黑客(英文名Vip3r就很有黑客味兒),在電腦技術飛速普及的90年代,她有了施展拳腳的舞臺,于是她經常會做的事情就是入侵電腦系統,遠程控制門的開合與燈的明滅,爬通風管也是她最愛的活動;拉蒂強壯又迅捷,身手不凡,愣是讓潛行游戲變成了跑酷;瘋子則用電鋸說話,不高興的時候直接用斷肢擊倒警察,省了躲躲閃閃的麻煩。

毒蛇通過入侵電腦掌控局面

只是有一點疑惑:那時候的數字化程度已經這么高了嗎?

既然有各自的長處,自然也有各自的短板和弱點,毒蛇的力氣較小,遇到尸體只能拖曳;瘋子作為電鋸狂人,噪音會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四濺的血漿也為清理現場增加難度。

瘋子擅長處理倒下的人物,也擅長把紅色液體弄得到處都是

某些關卡還允許玩家在不同清潔工之間切換,取長補短,合力通關,讓游戲的玩法得到進一步進化,可惜有這樣玩法的關卡還是有點少。

“聰明”警察

與《殺手47》中的警衛相比,《連環清道夫》在警察的AI設計上并不復雜,只要蹲在暗處多加觀察,很容易發現他們固定的行進軌跡。

清除地面的所有紅色液體+搬走倒下的角色+銷毀所有證據=任務完成

在前作中,警察響應不夠擬真的問題就被提出來,比如發現了異常卻不會刨根究底,腦門上掛個問號沒多久,就又轉頭走回自己的既定路線了。在這一作中,警察的智商并未見長,發現你只能激起一時的驚擾,當你溜走,他們就像記憶只有七秒的魚,很快恢復平靜,就當無事發生。

有點想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吸塵器

在摸清了這些行為規律之后,就可以利用他們意識上的缺乏快速通過關卡。再加上慷慨的保存系統,只要推進一點進度以后就跑到存檔點,就可以無限制手動存檔,搞砸后只需從不久之前的存檔點重來,損失被降低到最小。對于尋求緊張刺激的玩家來說,這樣的設計不夠硬核。

有時即便被發現也并沒有特別嚴重的懲罰機制,只要快速離開警察的眼線,那些笨蛋很快就會忘記見過你這件事,但有些人會在發現你之后立即打電話請求增援,發現一次請求一次。當警察人數越來越多,在固定尺寸的地圖上密度越來越大,的確會給玩家帶來很大的困擾。

《連環清道夫》作為潛行游戲寬容度較高,經常是三十六計跑為上計

風格盛宴

在視覺方面,《連環清道夫》絕對能脫穎而出:來自街頭藝術和后現代主義的元素和用色,讓游戲的審美相當獨特和高級。

初代游戲是2D的低多邊形風格,簡潔中帶著一股酷勁兒,各種元素的靈感來自70年代;到了這一代,2D被完整的3D人物和場景建模所取代,考慮到游戲中基于物理的游戲玩法,這樣的變化是必要的。

第一代游戲奠定了玩法的基礎,也走出一條與時代相契的非主流美學路徑

相對應的,游戲整體氛圍也從70年代的流行音樂變成了90年代的垃圾搖滾,膠片顆粒、掃描線、報紙剪紙、街頭涂鴉,加上流暢的爵士音樂,90年代的復古風格,賦予游戲一種堅毅的美學,同樣讓清潔工工作充滿了一種酷味,與血腥的謀殺場景相得益彰。

不常見的街頭風格,復古又時髦

向3D視覺的變遷也帶來一些問題,比如物體阻擋了視野,需要清理的血跡被遮在了柜子后面,由于不能旋轉視角,只能通過發動特殊能力才能看清,有點麻煩。

結語

作為系列的第二部,《連環清道夫》不僅在敘事上向前發展,在游戲機制方面也有進化。多人群像的引入為簡單易懂的玩法增加更多可能和變數,繽紛的美術風格讓為罪犯“擦屁股”的破事也成為賞心悅目的一次次歷險。但游戲的機制設計得仍然過于簡單,無法帶來令人屏息的刺激感和隨之而來的成就感,作為一款消遣閑暇的“小游戲”的氣質也從中暴露出來。

【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