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遊戲測評 >

《Thymesia:記憶邊境》鮮游評測7.5分:宮崎陰影下

2022-09-18 00:00 瀏覽:

前言

第一次知道《Thymesia:記憶邊境》還是在去年,這款來自中國臺灣極度邊緣工作室的類魂游戲成功贏得了我們的注意,畢竟宮崎英高的產量有限,如果多一些靠譜的模仿作,倒也是不錯的備選項。

* 更多游戲評測 → 點擊前往>> 17173鮮游評測站 <<

從載入界面開始,《記憶邊境》就透出一股濃濃的魂味。

一開場時提到的凈血治療、壓抑的昏暗城堡、主角那宛若鳥姐的裝扮和武器、以及開場穿紅衣的小姑娘,都讓人回憶起《血源詛咒》的世界。但真正進入戰斗時的體驗,尤其是BOSS戰環節,則更接近《只狼》——作為一款小品級的游戲,《記憶邊境》縫合的黑魂系列游戲倒是不少。好處是它的確可以作為魂系游戲愛好者的小甜點,壞處是這樣全方面“致敬”的游戲基本無法走出宮崎老賊的陰影。

缺乏靈魂的背景故事

魂類游戲在敘事上為人稱道的是它的克制、隱忍和神秘,從碎片式的敘事中抽絲剝繭,而后形成一個完整的故事背景板。《記憶邊境》也想學習這樣的敘事方式,可惜只學到了皮毛。

陰郁的氛圍渲染得比較到位

在游戲中,你扮演一位穿上了瘟疫醫生鳥嘴服的戰士,在一個彌漫的瘟疫中探尋關于赫爾墨斯王國陷落的來龍去脈。一路上,你會撿起一些傳說的斷章,一位孤獨感強烈又遺世獨立的NPC和你談話,幫助恢復你的記憶。在有關故事文本的書寫上,《記憶邊境》并沒有足夠吸引人的筆力,故事也沒有完全充實,無助于增長你對這個世界以及主角的羈絆感。有《血源詛咒》這樣的珠玉在前,《記憶邊境》只能算是個亦步亦趨的弟弟。

“小紅帽”可讓你想起了血源里的那個誰?

以小博大的地圖設計

魂系游戲的迷人之處在于即便不了解背景故事,游戲過程本身也充滿挑戰、粘性十足。這樣的特質挽救了《記憶邊境》的稚嫩。

在游戲地圖設計方面,制作組為游戲設置了一個初始地圖和四個探索戰斗地圖。為了彌補短流程帶來的游戲內容不足,游戲被制作成關卡模式,將一個大地圖分割出幾個小部分,部分區域只有對應關卡時才可到達,同一個關卡也可以重復進入,這樣的做法不但成功延長了游戲時長,還可以順理成章在相同的地圖中放入不同的Boss,大大增加游戲可玩性的地圖的復用率。

游戲的地圖全部也就這么多

地圖設計并不復雜,沒有太多岔路,基本偏向一本道的推進方式,沒有魂系游戲令人驚嘆的鬼斧神工和柳暗花明,能看得出制作團隊很用心地想向這種精妙感靠攏,但在外在表現時總是力有不逮。收集物的設置也有特別光亮標志,一般不會錯過。

大地圖彼此之間風格區隔分明,愚人樹海充滿了灰黃的腐敗氣息

地圖設計中最大的硬傷反而是竭力想模仿正統魂系游戲帶來的負面效應,地圖中部分捷徑的設置意義不明,例如在皇家花園中的一處城墻,可以繞路后登上城墻放下梯子生成捷徑,但是城墻底部附近有弓箭兵射箭阻撓,想打開捷徑必須跑到遠處將弓箭兵干掉,這樣的過程并不比老老實實直接走正路更輕松,這就顯得捷徑的設置很廢,多少是有些畫虎不成反類犬了。

有趣的血條機制和戰斗天賦設計

在《記憶邊境》中,敵人的血條由表層的白條和里層的綠條共同構成,先削除白條,而后再削除白條掩蓋下的綠條,才算真正將血條清空完畢。輕攻擊或者格擋能夠減少白條,削除的白條會變成綠條,在一段時間內不受到攻擊的話,綠條會慢慢恢復成白條,只有重攻擊能大幅削減綠條,但是重攻擊對削白條的效果又微乎及微。這樣的機制要求玩家在戰斗中輕重攻擊并用、混用,才能克敵制勝。

同時游戲最值得稱道的也是游戲好感度的最大支撐點,是上佳的戰斗手感,操控指令反饋相當精準,完全沒有因為是“小作坊”而降低標準。開頭說過,游戲的戰斗體驗更接近《只狼》,這是因為游戲沒有背刺防反,游戲內的格擋招架并不會阻停敵人的進攻,但是會讓敵人的攻擊無效化,同時會對其白條造成傷害。

Thymesia_20220822091130.jpg

為了降低游戲內格擋的難度,游戲內很貼心地可以通過學習天賦實現招架判定時間的延長,本人屬于慢半拍選手,在學習天賦后可以做到閉眼無腦格擋,并且可以擋去BOSS九成以上的攻擊。

相對應的,如果對自己反應有信心的玩家,可以學習招架提升傷害的技能。同樣,在解鎖二連閃避后,較長的閃避無敵時間疊加二連閃,可以做到無視敵人進攻節奏,在BOSS攻擊范圍內隨意進出。這對于操作苦手玩家極為友好。游戲內天賦可以隨時重置,給予玩家極高的自由度,根據自己的喜好隨意搭配技能。

有限的幾場Boss戰設計得各有特色,進一步奠定了游戲的基本盤

敵人在使用強力攻擊前總會出現綠光警告,強力攻擊不能被格擋,也不能被閃避,只能通過離開敵人的攻擊范圍或者是通過游戲內的羽毛攻擊打斷,羽毛攻擊類似于槍反的機制,不過在游戲內使用幾率非常低。主要是因為閃避距離非常長,再加上二連閃避的超長續航,使得離開敵人的攻擊范圍非常容易,這使得羽毛攻擊機制淪為尷尬的雞肋。

庇蔭之下的微創新

制作組也不是一味的模仿借鑒,能看到一些細處也植入了自己的特色創新。

例如游戲里設置的瘟疫武器,可以通過消耗活力槽來使用,大概類似于《只狼》中的忍手,能夠釋放強力進攻。瘟疫武器包含飛斧、長槍、弓箭、鐮刀、大盾雙刀等,包含敵人使用到的一切武器。

瘟疫武器可以通過長按R2的方式從敵人身上直接掠奪一次性使用權,亦可以通過敵人掉落的武器碎片解鎖。瘟疫武器能在常規戰斗中造成大量傷害,但在BOSS戰中并不實用,這是因為瘟疫武器的攻擊時間長,展開攻擊后將獲得不會被打斷的霸體加成,BOSS戰中隨意釋放容易吃滿敵人的一套傷害導致死亡。 

隨著主角能力的增強,返回去打原來的Boss也越來越像虐菜行為

結語

《記憶邊境》的游戲的流程較短,地圖可探索性低,在10小時內基本可以通關退盤。作為一款沒有PS4版的純次時代游戲,游戲并未展現出PS5獨有的機能功力,反倒是每次加載入地圖后的幾秒內會出現卡頓。從總體來說,作為一個小型工作室的出品,這樣的成色已經可以讓人感到滿意。

Thymesia-Main-Art(1).jpg

搜索

復制

【編輯:admin】